您的位置 首页 高分

数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直播间捡漏(网友:这下不用清算破产了)

  据报道,11月24日中午,4万人涌进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围观直播间想“捡打折货”。  据悉,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直播间提供了一些折扣,包括凑单低至7.5…

  据报道,11月24日中午,4万人涌进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围观直播间想“捡打折货”。

  据悉,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直播间提供了一些折扣,包括凑单低至7.5折,3件8.5折等;还提供部分达一定金额可使用的优惠券。苏宁的拉夏贝尔旗舰店也推出了新品限时直降活动,放出满700减600的大额优惠券。

  数据显示, 11月24日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直播观看量为21.03万,11月25日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直播观看量更是达到为40.54万,而此前多数场次观看量不超过10万。

数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直播间捡漏(网友:这下不用清算破产了)

  直播中疑似有网友提及公司被破产清算的问题,主播回复称“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网友纷纷调侃拉夏贝尔这下可能不用破产了。“靠清仓赚了一波,结果不倒闭了。”、“感觉回本了哈哈哈。”、“这下不用清算破产了。”、“过几天宣布不破产了,有个牌子就是这样的。”

  供应商:快倾家荡产了

  “我已经上诉了,你们两年前就应该报道了,现在来问有什么用?他们都要收摊了!”被拉夏贝尔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东莞市政宏织造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胜华气愤地对时代财经表示。

  陈胜华甚至不愿意提起究竟被欠了多少钱,但像他们这样的供货商还有很多,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老陈沙发厂的老板陈叙元坦言道, “拉夏贝尔拖欠货款快让他们倾家荡产。”

  11月22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根据拉夏贝尔三季度财报显示,目前拉夏贝尔的净资产为-8.79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因此债权人认为,公司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缺乏相应的还款能力。

  24日一早,“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登上热搜第一。

  拉夏贝尔则表示,“公司的破产案件一般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申请人向新市区法院(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其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

  拉夏贝尔还表示,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将及时向新市区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的异议申请,以及将继续积极与债权人、法院等进行沟通,争取尽早消除不良影响,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拉夏贝尔的大供应商还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但更多的是未必能优先收到偿还款的小供应商。

  “很惨啊,我们只是一家很小的厂,现在被拉夏贝尔搞得倾家荡产了。”11月24日,*ST拉夏一供应商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老陈沙发厂(以下简称“沙发厂”)的老板陈叙元难过地感叹道。

  据陈叙元介绍,沙发厂此前帮拉夏贝尔制造定制沙发,供门店使用。订单货款约40多万元,但拉夏贝尔拖欠货款超过两年,至今还在“赖账”。

  还有许多跟陈叙元相同遭遇的小供应商。

  “我们还去他们上海总部想把钱要回来,在闵行区莲花南路那儿,看到很多供应商堵在大门口,不让公司的人走。黄经理现在也不接我电话了,估计也走了吧。”陈叙元表示,“他们最后连货都不要,叫我们便宜点卖掉,但那些沙发款式一般老百姓不会用,卖也卖不出去。”

  直到现在,拉夏贝尔下单做的定制沙发依旧堆在沙发厂的仓库里,积满灰尘。

  共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据此前报道,因公司涉及诉讼案件等影响截至今年10月底,公司旗下共有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4处总价值约17.04亿元的不动产被查封。

  其中,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总金额约为1.26 亿元,包括43.82万元的A股募集资金专户和2404.59元的H股募集资金专户;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73亿元。

  对此,拉夏贝尔在公告中表示,涉及诉讼及资产冻结事项总体对公司资金周转及经营管理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目前尚不排除后续或有公司其他资产被冻结的情形。且因公司累计涉及诉讼金额较高,可能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

  公开资料显示,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3月,注册资本5.48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吴金应,经营范围包括企业形象策划咨询,从事服装技术、新材料科技、计算机网络领域内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

  根据企查查,拉夏贝尔目前已关联司法风险数百条,累计被执行额超6.7亿元,未执行额超4.5亿元,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1月16日晚,拉夏贝尔披露了一则公告显示,其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新疆监管局责令改正措施决定书。内容显示,新疆证监局自2021年9月起对拉夏贝尔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其存在三方面多项问题,具体涉及公司治理、信息披露、会计核算和年报编制。

  此外,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曾因为挪用了公司950万元的资金用于偿还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的对外借款,被新疆证监局“警告”,并将其记入了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溃败早有迹象

  早在多年前,市场就释放了拉夏贝尔将溃败的信号。复盘拉夏贝尔的沉浮史,很多人都会将原因指向盲目开店和大举并购。

  上市之初,拉夏贝尔招股书中曾提到,IPO所募集来的资金用于零售网络扩展与新零售信息系统建设,未来三年将新增3000个网点,也就是按照计划2020年将突破1万家。

  对于越开越多的门店,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认为,店开得越多就越好管理。因为从300家开到600家的经验告诉他,“一个地方店开得越多,管理效率就越高,成本会降低”“管理成本是随着规模做大逐渐得到控制的”。

  2017年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了9448家。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还在大手笔买买买,品牌越来越多。截至2018年底,拉夏贝尔共有15个品牌,但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m、La Babité这5个品牌贡献了80%的营收。

  其中备受争议的是收购法国品牌Naf Naf SAS。

  2018年1月,拉夏贝尔宣布以5200万欧元(约合4.1亿元人民币)收购法国VIVARTE时尚集团旗下女装品牌Naf Naf SAS40%股份。随后在2018年11月,拉夏贝尔对剩下的60%也产生兴趣,拟出资3534万欧元(约合2.78亿元人民币)收购La Cha ApparelII Sàrl60%股权,从而间接收购Naf Naf SAS60%股权。改善收购交割事项的最后日期延期至2019年7月1日。

  为了完成收购,公司与第三方签订协议,并贷款不超过3800万欧元。

  但Naf Naf SAS业绩表现自2017年便开始疲软,2017年亏损约5126万元,2018年亏损有扩大的趋势。

  需要注意的是,该起并购的后遗症一直延续至今。

  拉夏贝尔目前58起案件中债务最高的一起为担保合同纠纷,诉讼涉及金额高达3.11亿元,起因为2019年5月,拉夏贝尔以旗下三家原全资子公司的100%股权为质押物,向海通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申请了一笔3,740万欧元的并购贷款,用于支付收购Naf Naf SAS60%股权的交易价款,公司及子公司为该笔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后因公司流动性困难未能及时归还该笔贷款。

  与此同时,盲目扩张带来了严重的库存积压,这也导致了拉夏贝尔现金流逐年减少。另一边,因急于扩张开店产生的装修工程费、家具费,拉夏贝尔至今也未结清。

  于拉夏贝尔而言,被申请破产不过是敲响命运最后的警钟,其危机在这两年已显露无遗。业绩失速、毛利率下降、存货周占天数提升等,各种财务数据不断恶化。2019年8月,邢加兴还出现高比例质押爆仓。

  2018年开始,意识到危机的拉夏贝尔开始采取收缩策略。

  2018年末,拉夏贝尔门店数量首次出现减少,但仍有9269家。2019年,拉夏贝尔主动闭店求生,减少实体门店2400余个。到了2020年,拉夏贝尔在境内线下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4878家降至年末的959家。

  从2017年的盛景,到如今的萧条,拉夏贝尔的市值距离最高峰时已经蒸发超过百亿元。

  高层频繁换人

  从2020年开始,拉夏贝尔的总裁一职就成了烫手山芋,至今已经“换血”5人。其中任职最短的章丹玲从2001年起就入职拉夏贝尔,历经多个管理岗,但在总裁的位置上,仅干了一个多月就选择了离职。

  2020年5月,邢加兴提名段学锋上任董事长。在此之前,段学锋曾在国信国际担保有限公司、光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天津)有限责任公司等金融机构任职,有着资深的投行背景。

  但很快,邢加兴意识到,非服装业出身的段学锋无法带领公司走出困局。同年12月,他提出召开股东大会罢免段学锋,却未获其他股东回应,引发外界猜疑拉夏贝尔高层不合。

  直到2021年1月,段学锋才辞去董事长职务,可后来的董事长任职时间一个比一个短。

  接替段学锋的是副总裁张莹,她原是拉夏贝尔的设计师,后来接管品牌管理工作。任职未满一个月,张莹就提出了辞职,随后由给公司做软件研发出身的董事吴金应接任;吴金应在董事长位置上也仅坐了3个月,于今年5月向公司递交辞呈。同一时间,公司另一名高层独立董事黄斯颖也递交了辞呈;后由张鑫接任吴金应的董事长职务。

  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司就更换四任董事长。

  从“高级感”到“土、丑、贵”

  拉夏贝尔一度可以说是潮流的代名词,许多都市女性总要买上一件拉夏贝尔,尤其是“80后”“90后”女性。

  据《环球人物》,一位“80后”女消费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她印象中,拉夏贝尔早年间推出的小裙子、上衣款式是同类品牌中最多的,而且款式新颖,质量不错,穿上身后还有点“高级感”。

  然而一位35岁的女性消费者表示,“高中时买不起拉夏贝尔,现在工作有消费能力了,却对它爱不起来了。”直白地说,是“品牌老化”的拉夏贝尔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近几年来,网络、电商平台上接连出现对拉夏贝尔设计的吐槽,更有消费者直言,拉夏贝尔对潮流反应迟钝,更用 “城乡结合部设计”“乡村名媛风”来形容他们落伍的产品设计和风格。

  一直以来,拉夏贝尔的消费群体定位为都市年轻白领。但在近些年,其服装风格变得过于甜腻,欠缺质感,不能引发消费者的购物欲望。在服装定价方面,拉夏贝尔高于H&M等快时尚品牌,有网友调侃说 “看得上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上”。

  另一方面,产品质量问题也是拉夏贝尔的硬伤。在黑猫投诉上搜索“拉夏贝尔”,出现100多条投诉信息,其中货不对版、质量差、异味大等内容占了多数。因此,拉夏贝尔也不免给人留下“又贵又土又丑”的印象。

PC投稿横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爱影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pw.com/gaofen/11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