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

《芳华》影评,解读出黑暗和讽刺,却忽略影片的真谛

  有没有意味深长又好看的电影?有的,今天给大家聊一下冯小刚导演的《芳华》,这部电影改编自严歌苓的同名小说。  电影从萧穗子的视角出发,讲述了文工团中刘峰和何小…

  有没有意味深长又好看的电影?有的,今天给大家聊一下冯小刚导演的《芳华》,这部电影改编自严歌苓的同名小说。

  电影从萧穗子的视角出发,讲述了文工团中刘峰和何小萍的故事。

  一场大雨之中,刘峰接来了舞蹈队的新兵何小萍,小萍的父亲还在劳改,她的家庭背景不正确,这在当时是被人不齿的,小萍的生活因为"劳改的父亲"而变得十分卑微,所以她的母亲急切盼望收到她的军装照,小萍也急切地想要得到他人的尊重,刘峰知道小萍的顾虑,帮她在出身一栏改成了革干,小萍很感激他,给刘峰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

  接着故事开始,两人的命运正如这场大雨一般注定不安稳,首先电影给观众展示了文工团的舞蹈《草原女民兵》,这一段把女兵们的扬鞭催马、英姿飒爽展现的淋漓尽致。

  何小萍跟随刘峰进来,她也对这舞蹈着了迷,分队长让何小萍出来露两手,何小萍忙不迭得出来展示,女兵郝淑雯拿着小萍的衣服,举到刘峰面前,衣服上有一股馊味,小萍看到,注意力分散,摔了下去,然而她站起身,接着说,我还可以做空翻,这一下把大家都逗笑了。

  穗子带着小萍领取衣物,可是军装暂时没有了,要两星期后再发,小萍有些着急,她急着照照片往家寄,穗子带她认识宿舍成员,郝淑雯对小萍并不友好,她嫌小萍的身上味儿大,小萍不是不爱干净,只是他们家太穷苦,家里洗一次澡要一毛五,她付不起,在这里可以每天洗澡,小萍就感到很幸福了。

  何小萍就这样进入了这个集体,她以为脱离了那个把她当成累赘,鄙视她的家庭,她就可以受到尊重,然而她不知道,从她走进这个集体的那一天起,她就成为了这个集体的一个笑话。

  刘峰是理想的模范代表,他的思想觉悟高,甘于奉献集体,自觉吃破了的饺子,外出必给队友捎东西,人人称他为"活雷锋",连文工团的猪跑了也要找刘峰,他喜欢团里的独唱演员林丁丁,林丁丁家境殷实,她的名表坏了,刘峰就想方设法帮她修好,她不喜欢吃饺子,刘峰就单独给她煮面。

  林丁丁回宿舍拿药,却发现自己的军装不见了,是何小萍偷偷拿去拍照了,她实在太着急了。

  文工团的集体里,穗子最喜欢陈灿,他正直帅气,和穗子站在一起十分合适,一个鲜番茄就让穗子感到十分幸福,这个番茄的吃法也是我见过最诱人的吃法了。

  林丁丁辗转几圈找军装,结果回到宿舍,衣服又回来了,她怀疑是何小萍,但是何小萍矢口否认,然而这件事没过多久就露馅了,文工团接受命令去部队慰问演出,在卡车上,她们发现了照相馆里何小萍的军装照。

  路途很远,林丁丁脚上打泡,刘峰贴心帮她处理,穗子掉队了,遇到了在直属部队的陈灿,这里算是对陈灿身份的一个伏笔。

  慰问演出开始,马上要林丁丁上场,可她还在角落里和别人私会,最后被何小萍给撞见了。

  之后他们演出回归,何小萍赶紧把照片寄了出去,回来郝淑雯带头质问小萍,并强行把照片搜了出来,郝淑雯想要报告政委,可是林丁丁却虚了,她怕何小萍把她私会的事报告给政委,军装的事就算结束了。

  可小萍心里却多了一个疙瘩,靶场练枪,陈灿教穗子端枪,郝淑雯跑过来非要和陈灿比枪,数靶的时候郝淑雯打出了一百零三环,陈灿觉得不对,看了何小萍的靶才知道,原来何小萍打歪了,竟把枪打到郝淑雯靶子上了,大家又是一阵狂笑。

  穗子与陈灿的感情走的是暧昧路线,穗子喜欢陈灿但又不明说,天寒地冻,在行军车上穗子给了陈灿一颗糖,陈灿握住穗子的手将她捂暖,趁着队友睡着时握住彼此的手,这就是那个年代纯粹美好的爱情。

  再一天,文工团几个妹子在游泳,游完后她们发现了一件缝着胸垫的内衣,她们大肆猜测内衣的主人,何小萍练功完,很晚才回寝室,所以她们集体认为那件内衣是何小萍的,何小萍说不是,她们就要扒她的衣服,还好分队长出现及时阻止了这场闹剧,但何小萍的自尊却被再一次伤害了。

  1976年,发生了许多大事,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都相继离开了我们,唐山发生大地震,同年粉碎四人帮,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峰在救灾中砸伤了腰不能再跳舞,他照旧每次回来都给队友捎带包裹,穗子第一次收到她父亲的包裹,她高兴得跳了起来,她的父亲得到平反,等到了光明,原来她这些年也一直忍受这样的不幸。

  何小萍得到消息,晚上打着手电筒流着泪给父亲写信,她想着别人的父亲都解放了,她父亲也该回来了吧,从信中得知,爸爸离开的时候,她才6岁,妈妈改嫁后,只抱过她睡过一次觉,那还是她故意把自己冻病,发了三天高烧换来的,她改姓了别人的姓,不知道爸爸能否原谅她。

  在一次练习的时候,小萍的伴舞嫌她汗味大,不愿配合,所有人都僵在那里,这时刘峰站出来说,我和小萍跳这段,政委过来,看到这一幕,大发脾气,他把刘峰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一个好消息,首长给他一个进军政大学的机会,这个机会十分难得,一年结业出来就是一级正连,可是刘峰又把这珍贵的机会让给了别人。

《芳华》影评,解读出黑暗和讽刺,却忽略影片的真谛

  临走时,政委交给他一个包裹,那是何小萍的劳改父亲最后的遗物,是她父亲死前给小萍写的一封信,述说多年来的心事,小萍看着父亲的信竟流不出一滴眼泪,可能在平时想他的时候,已经把泪流干了吧。

  时代在变,他们对刘峰的态度也在变,现在他们只把刘峰当一个干脏活累活的后勤,他们在外面嘲笑着,刘峰则在里面陪小萍练《沂蒙颂》,战友要结婚,刘峰就亲手为战友做了一对沙发,他一心只想着别人,就从没有想过自己么?

  时代变了,常年套在统一服装里的个性正在解放,白衬衫、牛仔裤成为了新潮流,穗子穿上这套港货,显得格外有魅力。

  陈灿拿来一个稀奇玩意,那是录音机,然后放了一首邓丽君的《浓情万缕》,在红布下,歌声也格外的深情动听,林丁丁不禁感叹,原来还能这样唱歌呢。

  她把这首歌放给刘峰听,刘峰听完深受感动,原本埋藏在他心中的爱情,突然间变得热烈而奔放,林丁丁去看刘峰做的沙发,两人聊着聊着,刘峰就说出了自己的私心。

  他说之所以放弃军政大学的机会,就是因为不想离开文工团,不想离开林丁丁,刘峰大胆向林丁丁表白,说这些年一直在等她,林丁丁起身离开,又回来想拿走刘峰手中的毛线团,刘峰以为林丁丁同意了,一时冲动抱住了她,结果被两名队友撞见,说她腐蚀活雷锋,林丁丁则落井下石举报他耍流氓。

  她和那么多人搞暧昧,结果就刘峰不行,就因为刘峰是活雷锋?一个做尽好事占尽美德的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忽然的表白,让她感到惊悚,恶心和辜负。

  一夜之间,刘峰从模范变成了流氓,刘峰受到处分,要被下放到川滇边境的野战连,临行前一天,何小萍来找他,刘峰要把自己那些奖状和荣誉都丢掉,何小萍不忍心,自己把东西拿走了,并表示明天一定会给刘峰送行,刘峰的名声已经坏了,所以只有何小萍一人来送行。

  正如电影中所说的那样,只有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在《送别》的歌声中,何小萍朝刘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刘峰被赶走,何小萍对这个集体失望透了,一次边疆慰问演出中,原本演A角的演员受伤,分队长让何小萍上场,何小萍不愿上场,假装自己生病,此时她已经放弃了这个伤害她和刘峰的集体,不过医生告诉政委,小萍没有病,政委将计就计,拉着小萍在台上说了一番学习的话,小萍深受感动,最终还是上场了,不过最后她还是受到了文工团的处分,被下放到野战医院。

  1979年,中国对越反击战,这时候的电影基调忽变,何小萍成为一名战地护士,这里的一切都紧张有序,容不得小萍有半点杂念,电影没有显示战斗的正面场景,只在这个医院里,我们就可以想象的到战争的惨烈。

  小萍在医院里救护伤员,刘峰则在外面带队作战,两人只有几步之隔,却没有机会相见,刘峰受命保护驼队,但中途遇到敌人袭击,此处有一个长达六分钟的长镜头来表现战争的残酷,刚才还好好的战友,眨眼就变成了没有知觉的尸体,刘峰带队突围,最后在救助队友的时候被击中右臂。

  战后休整,刘峰命剩余部队继续前进,自己留在这里看守战友的尸体,他要把战友的遗体都带回去,也许在这一刻,刘峰不想活了,他渴望牺牲,只有牺牲了他平凡的生命才可能被写成英雄故事,才可能被写成歌,谱成曲,最终被那个叫林丁丁的女歌手歌唱,这个女歌手最终不得不在每次歌唱的时候想到他。

  接着肖穗子暂时调离了文工团,成为一名战地记者,小萍在医院竭力抢救伤兵,又有一车伤兵拉来,结果只有一个活的,她忍不住大口呕吐,她不是嫌弃他们,她只是好几天没合眼了。

  穗子来到医院,与何小萍相遇,穗子是来采访伤员的,可是看到床上的伤兵,她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何小萍一直想找到刘峰,她知道穗子去的战场多,因而将这个任务托付给穗子,另外,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林丁丁的。

  回来后,小萍继续照看伤兵,小战士才16岁,瞒着年龄才当的兵,小萍听着战士最后的遗言,忍不住落泪,两人在夜晚倾吐心声,小萍承认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忽然一颗炸弹爆炸,房屋被炸毁,小萍拼死保护伤兵。

  镜头一转,来到部队医院,小萍保护伤员被评为英雄,几十年内长期受人欺负,又在战场看到那么多残酷的东西,突然成了英雄,反差太大,小萍的精神就崩了。刘峰看到小萍,拉着她的手告诉她,战争结束了。

  战争结束后一年,文工团传来要解散的消息,陈灿他爸是副司令,消息基本错不了。

  陈灿骑车离开,可一会有人来报,陈灿出了车祸,穗子急忙跑去找他,到医务室才知道,人没事只是门牙掉了,得给他找个真金做牙齿底座才能继续吹号,否则他就要离开文工团了。

  穗子不想他离开,赶回寝室拿出妈妈给她的金链子,林丁丁看到了,晒出自己的结婚戒指,她告诉穗子,她马上要和一个华侨结婚,然后出国,穗子得知后后有点失落,为什么你们都要走?穗子把金链子拿给陈灿,让他别改行,别转业,也别离开这里。

  晚上,文工团最后一场慰问演出,何小萍作为伤员坐在台下,队友们惊讶,为什么何小萍变成了这样,台上的节目演了这么多年,她却好像一点都不记得,不过当台上演出《沂蒙颂》的时候,何小萍才忽然想起了什么,双手跟着曲子缓缓舞动,接着她走出门外,一个人在草地上独舞起来,为什么她单独对这只曲子有感觉?因为这是唯一有刘峰伴舞的曲子,她想起了刘峰才想起了曾经的过往。

  演出结束,穗子终于鼓起勇气给陈灿写了封情书,可是郝淑雯却说,她和陈灿好了,就在前几天,刚好他们也门当户对,穗子很失落,偷偷把信拿出来,撕得粉碎,文工团最后的酒会中,所有人都在唱着《送战友》,这场酒会里没有何小萍和刘峰,大家唱着喝着哭着,就此一别,天各一方。

  人走完了,刘峰再一次回到文工团,可口可乐的广告牌下,改革开放的号角正在吹响,一个新时代已经来临,而刘峰在这样的背景下,依然身穿旧装,暗示他在时代洪流中的守旧不变,他是被那个时代影响最深的一种人,刘峰拎着包回到了文工团所在的练功房,人去楼空,往事历历在目。

  随后刘峰再次去了何小萍寝室,正好在这里碰上了考上大学的穗子,刘峰在一块裂开的木板中发现了何小萍撕碎的军装照。

  时间来到1991年,穗子成为了一名作家,郝淑雯带着和陈灿的孩子参加了穗子的新书见面会,两人多年未见热情相拥。

  郝淑雯到外面等穗子,刚好看到路过的刘峰,刘峰来索要自己的车子,生活不易,他用车子给人拉货谋生,可是这里的队长却要罚款1000元,两边争吵不过动起手来,还把刘峰的假手摔在外面。

  郝淑雯过来扶起刘峰,上来就是怼,你们敢打军人,战斗英雄?刘峰不想把事闹大,最后郝淑雯帮他交了罚款才算了结,团友相见,几人聊起了这几年的生活,刘峰执意要给郝淑雯打欠条,回来就被郝给撕了。

  1995年蒙自,小萍和刘峰一起来墓地看望战友,两人过得并不好,可是与墓地的战友相比,他们又岂能说过得不好呢。

  临别的车站前,两人坐在长椅上聊着,刘峰将那张军装照交给小萍,小萍问起刘峰的爱人,刘峰说跑了,不过他不怪别人,何小萍谈起之前的事,说自己一直有句话要对他说,这句话一直含在嘴里十几年,她犹豫片刻,终于说了出来"能抱抱我吗?"刘峰明白了小萍的心意,在车站的长椅上,刘峰单手搂住了她。

  十年后,刘峰生了一场大病,幸亏小萍的悉心照料,刘峰才捡回一条命,两人也没有结婚,没有子女,他们把彼此当作唯一的亲人,相比与其他人,他们活得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自此电影结束。

  一首歌瞬间把我们带入那个岁月,是韩红翻唱的《绒花》,屏幕显示:谨以此片献给你们和我们的芳华,我看网上有很多分析里面人物性格,有不少黑暗和讽刺的意味,但是以我看来,这部电影没有指责谁,也没有埋怨谁,他们的生活也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常态,我们就静静得听了一个那个年月的故事,不管结局如何,那些都是她们的芳华。

PC投稿横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爱影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pw.com/aiqing/2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